歇息;AL

__大雨裡的乌云啊请带我离开

TBC

好久不見,有一段時間沒發文,也沒在這裡活動了。


其實這段日子以來,或許有人會納悶為什麼我總是不像其他也寫連載的寫手一樣,好好地把自己的孩子好好完成,特別是當其他寫手早已用幾個月的時間追上我花了一年才寫到的篇章。


事實上,我對日月的愛是沒有減少的,只是這段時間以來私生活過得太幸苦和忙碌,心裡的痛苦讓我沒有勇氣和信心能保證現在的自己可以寫出讓大家滿意的作品。或許你們能發現,最近的幾篇文都非常寫實甚至殘忍,而這便是我想避免的。我不想再將自己的私人情緒帶到作品內,與當初原訂的方向背道而馳。


不動,是對它們最大的尊重。

不打擾,是對妳最後的愛。


某天當我痊癒並能以原本的心態寫作...

3 24

【Moonsun】后来的我们

    金容仙和文星伊,曾经是羡煞多人的萤幕情侣。从躲躲藏藏的小俩口爱情,到正大光明的恋爱,她们历经了很多挫折,也曾想过要放弃。


    金容仙总笑称,怎么两个人谈恋爱的,却像有几万人参杂在这段感情裡。狗仔、酸民、黑粉,所有议论和过激行为,她们都一併走过来了,却在团体面临解散时起了分支。


    文星伊想实现她的梦想,到瑞士定居。


    金容仙想延续她的梦想,继续当歌手。...


2 124

日月映画社:七夕特辑

所以哪篇是我的呢


日月映画社:

九部电影,七夕上映,任君挑选


一.


“你来是干嘛的?”她蹙着眉,两个人面面相觑。


“是特意跑来给我炫耀你少了块眉毛?还是只是为了来确认一下这个点我究竟是不是一个人在家?”


文星伊立在那里,好像一下子被她扒光了。


金容仙一看她的表情就懂了,火从心尖冒出来。


“算了,你走吧,”


她闭上眼,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


“别再过来了,真的。”--------《人 质》directed...

2 377

【Moonsun】Drunk and Dangerous

谁知道为什麽车能开到接近六千字,我自己是不知道(。

这篇是去年起头的车,最近把它接上了,文笔可能会有点凌乱还请见谅

这好像是我大日月的第一台车,然后接下来还要连开两台⋯⋯?????已虚脱


--------------------------------------------------------------------


1. 微博


2.. 痞客邦


3. 短暂复活的腾讯 大概等等又没了


【Moonsun】70℃

以对日月的爱答应你们,接下来两篇文都是糖醋排骨,谢谢大家


上篇


----------


    文星伊是个浅眠的人,尽管昨晚喝了酒助睡,今日仍比身旁的那人早起。


    为了不吵醒金容仙,她先替对方在房内的浴室里,準备旅行用的一次性牙刷和牙膏,再拿走自己的用品,放轻脚步,选择到外头的浴室漱洗。


    干净的玻璃面上是一双带有黑眼圈的眼睛,以及一张布满白色牙膏的嘴。


    若说一个人住的好处是什么,文...

【Moonsun】Desert Eagle(19)

電梯: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


----------

(夢)


    原以為只是普通的湯品,沒想到居然是昂貴的醒酒聖物。金容仙驚訝的神情,當然逃不過文星伊的法眼,有點擔心對方是不是不喜歡裡頭的配料,但她都準備了,金容仙不喜歡也得吃。


    海帶是沙漠中相對珍稀的食品,文星伊這麼捨得用,讓她先是感動了一會兒,連忙說沒事,才拿起湯匙品嚐。...

5 51

【Moonsun】65℃

    金容仙翻过门口挂着的木制标牌,替大面玻璃拉上窗帘,结束一天的营业。


    熄灯后,空间顿时只剩开放厨房边一排裸露的灯泡,既不会太夺目也不会太暗沉,光线合适,让人昏昏欲睡。


    见同事动作特別迅速,想着应该有什么事让她心急了。


    「剩下的让我就好了。」金容仙主动接过对方手中的盘子,放入碗盘架,身旁立刻投来一阵感激的目光。


    或许是同龄加上性格真诚,裴...

3 205

【Moonsun】?

糖or肉,that is the question.


請選擇


明晚截止


*你們真的很棒。

*你們不要以為兩個湊在一起就可以best of both worlds這樣作者很囧

22 20

【Moonsun】Desert Eagle(18)

嘗試當個友善的寫者,灑一些甜餅


電梯: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


----------

(紅色)


    待文星伊的臉由紅轉白,並不再皺眉後,丁輝人便知道儀式成功了。


    「歐膩,這琴酒不錯吧,跟一個欠債的酒商拿來的。」她卸下嚴肅的表情,想向文星伊討個稱讚,無奈對方的焦點完全不在自己身上,只好順著她的視線往那人看去。


    不看還沒事,一看不得...

3 68

【Moonsun】Do You Even Like Me?

    這是文星伊一直思考的問題。


    和金容仙順理成章地交往過後,文星伊只有在剛開始的幾個月,感覺到她們真的在談戀愛。


    會和自己撒嬌,害羞會臉紅,鬆手會抓回來。


    文星伊仍會做那些,曾經能把金容仙拐的一愣一愣的小把戲。


    她也仍會做那些,曾經讓金容仙感動到無法自拔的貼心舉動。


    唯一不同的...

5 59

【Moonsun】Desert Eagle(17)

真的作死寫太多,希望不會看到煩了,而且一度有點像天使line...?

結果第一個破百的日月居然是Windmill,謝謝大家對風車的喜歡,我知道這篇進度真的有夠緩慢,日月成分也還未顯著,其實我只是想說下篇要出來了


電梯:

(1)(2)(3)(4)(5)(6)(7)(8)(9)(10)(11)(12)(13)(14)(15)(16)


----------

(蛇)


    金容仙的眼神是無比誠懇,雖然自信間仍帶有一絲畏懼,但那不足以擊敗她。


    照理來說,審問者這時不是派人拿藥,就是放人...

13 51

【Moonsun】Windmill(下)

(上)


    「欧腻,其实昨天晚上,我收到了星伊欧腻的讯息。」低着头,显得更不好意思。


    一早面前就递了一隻手机,萤幕上出现的是好久不见的名字,让她心头突然一热。


   「星伊欧腻没有特别嘱咐我不能说⋯⋯而且这段话应该是要给欧腻的。」


    辉人解释道,还很识相地将手机留着,才拿起水瓶走出门外,好让她有些时间消化情绪。


    她看着短短的两行字,文字依然温暖,语...

8 130

【Moonsun】Windmill(上)

    她站在一个巨大的木製风车前,长髮和衬衫下摆随风飘动,两旁花草像退潮的海浪,一波波地呼啸着,看来舒压,听来又有些震撼。


    鬱金香黄如烈阳,红如烈火,可此刻的阳光是温暖合宜,甚至稍凉。杯状的花形盛着薰陶人心的美酒,金容仙的视线却怎麽也移不开那张脸,她朝思暮想的那张脸。


    消失一个月的她,带着淡淡的笑容,用浅浅的鼻肌和自己打招呼,像什麽都没发生过。身上的衬衫仍平坦的一丝不拘,和记忆裡那个笑起来总带着酒窝的女孩重叠着。...


84

【Moonsun】Desert Eagle(16)

    想快點結束這個橋段⋯⋯花太多篇幅了


電梯:

(1)(2)(3)(4)(5)(6)(7)(8)(9)(10)(11)(12)(13)(14)(15)


----------

(過去)


    正值夏季,室內像個大蒸鍋,又悶又熱,汗流浹背,心情難好到哪裡去。


    廚房發出翻炒時規律的鐵器聲,伴隨著陣陣香氣,害肚子忍不住叫了出聲。只要裡頭傳來女聲,一個人影便會立刻衝進廚房內,搖搖擺擺地端出剛煮好的菜,安穩地放在沒那麼穩的餐桌上。...


8 56
 
1 / 7

© 歇息;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