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息;AL

__思念是一種病

肖根、日月

微博:歇息AL

【Moonsun】Desert Eagle(12)

(輕輕)


    金容仙對文星伊的話有些不解,而這份疑惑很快地就由忍不住的輕笑釋放出來,點醒了表情嚴肅的那人。


    文星伊見氣氛終於有了好轉,正打算一鼓作氣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當然是以一個溫柔的擁抱——視線卻突然一晃,甜美的笑容瞬間從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方才盯了好一會兒的影子。幾秒的反應時間過後,文星伊才發現自己又被金容仙轉了回去,這下換她感到不解。


    鈴鐺般的笑聲再度響起,就像被賦予魔法那樣的迷惑人心,無意識間就讓人失神,但手掌感受到的溫...

8 50

【Moonsun】Desert Eagle(11)

(二)


    房間內整齊的擺設完全引起不了文星伊的注意,唯一能放入眼裡的是眼前那張舒適的大床,索性將袋子都到一旁,坐在床沿。


    昏沈沈的腦袋一面責備金容仙的高傲,一面懊悔自己的魯莽與小器。她何時變得這麼幼稚,竟然連玩笑和真話都劃分不清,還因此鬧了脾氣,肯定把大夥兒嚇壞了,特別是金容仙。


    金容仙⋯⋯神奇的女人,戲劇化地闖入她孤獨的人生,然後就這麼賴著不走,即使人不在身邊,仍緊緊抓著她的思緒不放;這到底是罪孽,還是上天的賞賜?...


7 44

【Moonsun】Desert Eagle(10)

(一二)


    環視四周,木製書桌靜靜地靠在牆邊,一旁配有半身鏡的梳妝台,抽屜裡有些簡單化妝用品和未拆封的梳子,再過去則是一面落地的全身鏡,上頭灰塵不多,似乎有定期擦拭。房間沒有窗戶,只有燈光照映。


    金容仙悄悄走進鏡子範圍內,手搭在鏡框上,看著鏡面的倒影,不禁倒抽一口氣。


    她已經很久沒有看到自己的模樣了;頭髮乾燥凌亂,眼睛底下多了淡淡的黑眼圈,臉頰比起從前消瘦許多,嘴唇也不如以往紅潤。種種特徵都揭露出一個致命的事實。...


8 46

【Moonsun】If

    『每天都對妳說一次,好感謝妳。』    


    人生中有許多如果——如果能,如果不能;如果有,如果沒有;如果會,如果不會。


    如果人生能重來,如果她們沒有相遇,愛情會不會只是個偶像劇必定出現的環節,幸福會不會只是個平庸又難以感同身受的概念,人生會不會只是為了結婚生子,為了經歷生老病死,為了滿足他人的期望而活?


    一雙手臂迷迷糊糊地抱住金容仙的腰際,下巴抵在她...

13 75

【Moonsun】Desert Eagle(9)

(氣)


    軍火商?面前這看似人畜無害的柴犬是軍火商?!金容仙發現自己確實需要開開眼界。


    「厲害吧。」丁輝人一臉驕傲地用手比出手槍的形狀,對金容仙發射空氣子彈,虛勢的模樣令一旁的安惠真也有些看不下去,大力揉了揉她的頭,但眼神卻十分寵溺。


    「厲害是厲害,只是有點太跩了。」看見兩位妹妹良好的關係,文星伊嘴角浮現淺淺的笑容,「幫我準備個房間吧。」


    「一間就好了嗎?啊,歐膩妳們應該也很親密...

4 43

【Moonsun】Desert Eagle(8)

(輝金)


    對比人多吵雜的市集,住宅區就顯得清幽許多,兩側都是紅磚瓦的矮建築,走在米色石磚鋪成的小徑上有一股身在異國的錯覺。微風輕輕吹著,很是舒服,就連文星伊都不自覺放慢腳步,享受得來不易的悠閒時光,再者,文星伊也想讓金容仙能藉由接觸這類事物,忘掉做俘虜時產生的創傷。


    金容仙一直是個充滿好奇心的人。就算不再是孩子了,這世界新奇古怪的東西依舊能使她雀躍不已。對金容仙來說,星伊不止是個新奇的人,她還帶給她更多原先無法體驗的經歷和原先無法到來的地方,保護她,關心她。...


9 52

【Moonsun】Desert Eagle(7)

(暖)


    金容仙身穿一件版型寬鬆但剪裁合適的長裙,淡雅的淺粉色襯托出皮膚的白皙。雖然露出的肌膚不多,卻能將優美身形展露無遺,文星伊看了是很認可女店主的眼光,可裙子終究不適合在沙漠行路,因此文星伊正糾結要不要幫金容仙買下這不太實用的衣著。


    「怎麼開口閉口都是實用性呢,衣服本來就不能只講究實用性!」女店主毫不留情地表達不滿。儘管她做生意的當然會慫恿顧客下手,但這件長裙怎麼看都是為了金容仙量身打造的,沒買下她都覺得可惜。


    文星伊看了看女店...

11 58

【Moonsun】Desert Eagle(6)

(姑娘)


    文星伊見到搶匪團的地點位於沙漠西北處。那一大票人顯然沒有隨時查看羅盤,稍微走偏了,才會和同樣也從西部出發的她側面迎上,並慘遭殲滅。


    「大概還要走多久?」金容仙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忍多久;身後人用低沈聲線說話時所產生的震動,透露近膚接觸傳達給自己。這種奇特的感覺比想像中更親密、更具有殺傷力,她想逃,但內心又渴望對方就一直這麼擁著她。


    文星伊在心裡默默計算著,最後給了一個模糊的答案,因為她不知道多帶了一個金容仙會不會影響到效率。...

9 42

【肖根】Love Me

    一早,光线透过未闭紧的窗帘缝隙中洒进民宅阴暗的室内,洒至屈服于精实肉体底下不断张合唇瓣的脸蛋。汗水淋漓,阳光在咸甜的水珠上复盖一层晶莹的金黄,让原本就耀眼夺目的女骇客光彩焕发。


     纤细无力的手臂无力地盖住自己的双眼,像要遮住光线,又像是要逃避现实。


     Root微张的小嘴试图忍住惊呼、平息溷乱的呼吸;她早该习惯颈窝灵活的舌头了,没道理这麽痒啊。


     「Sameen…」Root...

3 102

【Moonsun】Desert Eagle(5)

(親)


    罐裝食物稱不上美味,但身處在荒蕪的沙漠裡也沒什麼好抱怨的。文星伊在食物和武器方面從來不會虧待自己,因此這等罐頭已經讓金容仙吃得津津有味。


    原先準備一人份的食物現在突然要供給兩個人;這位新旅伴所知道的情報最好值得她委屈自己,儘管今天表現的不錯。


    「妳說的金庫,具體要怎麼進去?」文星伊盡量讓語氣別那麼僵硬,卻仍保有一慣的嚴肅,大腿上的沙鷹也和主人一樣,展露威嚴。


    被突然點話...

9 36

【Moonsun】Desert Eagle(4)

(銀色)


    「多活一天是一天。」


    曾經,俘虜中的一名男子這麼勉勵其他人。


    曾經,頌樂也抱著多活一天是一天的心態,用各種理由阻擋那些對自己泛起齷齪想法的男人。她說過性病、血液傳輸疾病、還有很多瞎扯的宗教胡言,最後總算將他們勸退了,卻也讓另一名女性俘虜承受了本該發洩在她身上的慾望。


    每日,她都害怕對上那雙充滿憎恨的眼睛;每夜,她都害怕聽到女人淒涼的哭喊,和男人興奮的叫囂。那是讓麻繩磨...

8 45

【Moonsun】Desert Eagle(3)

(倔)


    「妳叫什麼名字?」


    終於有一方開口時,已經是一人獨自拉開距離後的事了。氣氛不算尷尬,但足以讓措手不及的那方屏住呼吸。


    「頌樂。」女人似乎還未從剛令人措手不及的距離中平息,大眼眨啊眨的像某種小動物。


    那叫什麼來著,野兔?


    啊,烤起來很美味的那個。


    沙漠中的名字千奇百...

17 35

【Moonsun】Desert Eagle(2)

(唯一)


    她停下了腳步,稍稍側過身子,視線從離最近的那人開始打轉,最後停留在唯一一位和自己對上眼的女子。這人的眼睛不同於其他人那麼渙散,是認真地望著自己,其堅定甚至讓她產生疑惑,自己怎麼會忽略這雙炙熱的眼眸。


    「帶我走⋯⋯拜託。」又說了一次,可是她對懇求的行為已經近乎免疫,畢竟在這片隨時能葬送性命的沙漠上,同情是最低等、無用、自討苦吃的情感。身為一名自由自在的探索者,她只需安分地將物品交到委託人手上,領取報酬就完成任務,何必浪費時間和物資在一位或許會任由自己擺佈、又或許哪天會突然逃走...

12 43

【肖根】Nocturne(上)

小偷锤 X 钢琴家根


仅表示我对肖根和肖邦的爱


*爆字所以分兩篇發,明天會發下篇


----------


    女人修长而优雅的手指轻轻地滑过三角钢琴上由象牙所制成的白键,轻的空气难以被划开,轻的时间难以计算。


    保养得宜的钢琴并未像其他同样有著象牙琴键的中古钢琴般发黄、老旧,仿佛被强制冻结於某个时间,某个来自「过去」因此备受珍视的时刻,陪伴著和它一样被困在那里的女人,度过一天又一天交杂著喜怒哀乐的日子。


    Root知道自己不能在...

7 63

【肖根】(VII)nked

我肥來了,目前不會開新坑,只會把還沒打完的文章完成,把連載的都打完


(有人提到開車,我在考慮該怎麼開)


----------


    「How's last night?」


    一早才刚踏进店里,Shaw就被坐在休息区沙发上的Cole无情地调侃。皱起的眉头很是不满,撕开三明治包装的声音更是刺耳。


    她不悅地来到了沙发的另一头——离Cole遥远的另一头——无声地坐下,僵直的背脊没有贴着椅背,而是有些倔将地竖立於空中。...


10 54
 
1 / 5

© 歇息;AL | Powered by LOFTER